轻院骄子 智慧人生—岳远征访谈录
发布时间: 2013-06-09 浏览次数: 283

轻院骄子 智慧人生

近日,一篇关于描述自然界各种液体粘度的普遍方程的论文在《美国科学院院刊》被发表。这本综合性刊物是国际上仅次于《自然》和《科学》的顶级科学刊物,影响因子在11左右。这篇文章的面世,引起了美国科学院权威物理学家的高度重视。因为它具有深远的基础理论意义,是非晶态物理学领域的一次突破。在宏观物理领域,它将热力学与动力学结合起来,对困扰物理学界多年的热力学第三定律的缺陷问题最终做出了数学解释。在玻璃基础理论研究领域,对玻璃从高温到低温的转化过程中粘度特性的变化,进行了精确地描述;对玻璃粘度的转变点、强弱性有很好的预测性,对玻璃的本质问题研究具有开拓性的指导意义。

这样一篇很有分量的论文,它的作者就是山东轻工业学院泰山学者特聘教授岳远征。岳远征教授1978年考入山东轻工业学院日用陶瓷专业,是轻院的首批本科生。多年之后的他,每当谈起这四年的大学时光,都不禁流露出深深的眷恋之情。岳远征说,山东轻工业学院是他梦开始的地方。正是轻院,送他一双梦想的翅膀,载他飞往安徒生童话的故乡—丹麦。2007年,留学海外多年的岳远征教授被丹麦奥尔堡大学聘为终身教授,主持该校非晶体材料研究中心的学术工作。该研究中心近年来在岳远征的学术影响和学术团队的共同努力之下,已在国际高速冷却玻璃弛豫领域处于领先地位。同时,他还负责国际硕士生的整合培养。目前,他和他领导的研究中心与世界多所著名大学和研究所有着紧密的协作,三家国际著名公司包括世界顶级的特种玻璃生产商美国康宁公司都与该研究中心保持着长期合作关系。

尽管岳远征平时担负着繁重的科研教学工作,尽管他远隔万里,但他的心依旧和轻院连在一起。每年岳远征都要飞回祖国,回到母校轻院,为轻院材料学科的建设和发展贡献自己的一份力量。

金秋十月,岳远征在发表上文所提到的重要论文之后,又急匆匆地回到了心爱的母校。他牵挂着山东轻工业学院玻璃与功能陶瓷省级重点实验室的建设进展情况。近年来,岳远征推掉了国内众多大学的盛情邀请,一直把国内工作的重心放在该实验室的科研建设上。他立志要在2013年之前,把该实验室建设成为国内玻璃陶瓷材料领域权威的研究单位之一。

岳远征计划在这个学年内以玻璃和陶瓷为两个主要学术研究方向,组建成一支以具有博士学位和丰富的科研经历和能力的中青年教师为骨干的创新团队;带领本学科团队组织申报或主持完成国家重大科研项目,使学科在省内外的影响继续扩大;带领学科团队或相关学科在原有基础上取得新的突破性进展,使学科成为全国同类学科中素质高、创新意识强、结构合理的学术团队并将设岗学科建成高层次专门人才的培养基地及知识创新基地;在本学科领域开展原创性、重大理论与实践问题研究和关键领域攻关,力争取得原创性的、前瞻性的标志性成果,成为本学科或相关学科领域的核心和支撑;发挥设岗学科的学术优势,积极开展国际合作与学术交流,将学科建成陶瓷玻璃研究领域的学术交流和信息中心;充分利用学科的优势,加强应用基础研究与开发研究,更多地服务于地方经济,提高科学技术对社会的贡献度;进一步加强条件建设,为提高教学质量,提高科学研究水平、培养高层次人才服务。

为了完成这些繁重的任务目标,岳远征惜时如金,一回到学校就马不停蹄地开展起工作来。与院系领导探讨学科建设情况,与实验室学术团队成员讨论课题进展,经常一讨论就是一整天的时间。辅导硕士生的论文也极为细致耐心。他言传身授,对于学生论文中尚存疑惑的概念和理论,深入浅出地为他们进行讲解。往往由一个概念引申开来,将整个理论体系的深远意义介绍给同学们。让他们顿时对自己所从事的研究有了全新的认识,激发起浓厚的学习兴趣。在记者跟踪岳远征进行采访的期间里,旁听他对同学们的辅导,才头一次得知玻璃,这原本普通的日常生活用品,竟能与宇宙、熵等宏观基础物理科学命题有紧密的联系。不禁对岳远征的研究工作产生了崇高的敬意。此外,岳远征教授还要与系领导一起,利用回国的宝贵时间,奔赴外地考察企业,为学校的产学研工作进行牵线搭桥,扩大合作。

当问起,是什么支撑他不远万里,每年都要来回奔波时。岳远征朴实地说道,自己暂时还不能回国工作。因此,每年能挤出一些时间回来为祖国为母校服务,这样心里头踏实。自己是轻院培养出来的大学生,有义务为轻院服务。轻院在科研方面有巨大的提升空间。愿把玻璃与功能陶瓷省级重点实验室作为平台,将自己多年来的学术成果,传授给轻院的年轻学子们,让他们得以自由的发挥,自由的创造。将来我们国家的竞争力,最终取决于科技的原创性。科技水平上不去,我们总是要落后于别的国家。因此,他打算利用自己在玻璃材料研究领域的国际声望作为桥梁纽带,将轻院的玻璃陶瓷材料研究引入国际学术界,与丹麦、美国等国的科学界建立起联系,提高我校科研的原创性。

岳远征深深地沉醉于玻璃的世界中。无论他有多忙,有多累。一谈及玻璃的话题,他眼中就绽放出光芒,脸上浮现纯净的微笑。对科学的好奇与热爱深深地根植于他的心底。从小,岳远征就喜欢阅读名人特别是科学家的传记。钱学森、华罗庚、牛顿、爱因斯坦等渐渐成为他神交已久的朋友。他慢慢开始喜欢追逐本学科领域的前沿问题。亲近科学让他的生活变得无比富足和充实。岳远征说,对科学未知领域的探索,是他人生的原动力,是人生奋斗的最终目标。在探索之路上,执着向前,其间心中充满了成就感。同时,岳远征深感做学问还是首先要学会做人。要有道德,有宽容之心,有合作精神。在交谈中,他反复强调着合作。与身边年轻科研人员的合作,国内外学术界的合作,学校与企业间的合作。他主动承担起一位科技交流大使的角色,串联起一次次的合作。因而,岳远征一直提醒身边的学生要努力学习外语,提高自己外语论文的写作能力。只有这样,才能走出国门,在国际学术界的舞台上展现轻院学子的风采。岳远征淡泊名利,不计较个人得失,看到近几年轻院因为新校区的建设,财政上较为困难,他主动将学校给予的泰山学者岗位津贴,拿出一部分来作为玻璃与功能陶瓷省级重点实验室的科研经费。他希望轻院学子们在学好本专业的同时,多方涉猎其他领域的知识,要具备在学科交*点上寻求突破的能力,对科学要有强烈的求知欲,要培养浓厚的兴趣,要有战胜困难的决心和忍受孤独寂寞的勇气。

母校的发展,倾注着岳远征的心血。当下,正值母校更名在即,他同样也在时刻关注着。他说,如今的校名较之现在的学术水平已显落后。更名是轻院与国际学术界接轨的重要措施之一,可以扩大我校的社会效益,提升社会形象。麻省理工学院只是一个个例,它有数百年深厚学术成果作为支撑,得到世人的广泛认可,这是轻院无法仿效的。在国内当前的形势下,更名为综合性大学,将能够大大增加在国际交流中对等合作、平等谈判的机会。对轻院今后的长远发展大有好处。

岳远征教授和我们一样期盼着学校更名成功的那一天。愿明年春暖花开,他再次回来的时候,这里已是山东轻工业大学。